今年又是個暖冬,昨天在馬路上偶爾還能看到點點的紅彤彤的油茶花。雪,還沒下,不然,
一場 茶花雪定然是美極了。經過幾年的暖冬,“冰點、濕冷、寒潮……”這幾個詞終於在
近日的天氣預報中輪番滾動,我的腦子裡頓時塞滿了那些奔跑在雪地裡的日子。

極小時,就偏愛雪。那個年代的冬天特別冷,那個年代的農村也特別窮,但那個年代的生活
卻如靡靡茶香沁人心扉。真的已經忘記那時的冬天身上要塞幾件毛衣了,毛褲、衛褲是必備
,腳上套上一雙棉鞋、裹緊兩雙厚襪子,頂著大蓋帽。買不起空調,沒見過暖手寶,提著個
裝著炭爐的易開罐便是有了心中的太陽。一出門,寒風仍然嗖嗖的透過層層防禦貼著皮膚往
骨子裡鑽。儘管如此,我們還是那樣的期盼雪的來臨。每天清晨,一睜開眼睛就會望一望窗
外,看是否有我夢中那片銀色世界。

雪來的時候,家家戶戶圍坐在火爐旁,左領右舍湊在一起,磕著瓜子,話著家常。我們總是
喜歡聽那些遙遠而又陌生的故事,有時候也會問問大人們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呢,總是羨
慕電視裡的人只穿一件衣服。幻想著穿著短袖看漫天雪花,手腳不生凍瘡度過這個看雪的冬
季,那該多好啊!

對於雪,小夥伴們都和我的期盼是一樣的。喜歡在這個廣袤的白色世界裡撒野,盡情的在雪
地裡奔跑,遠山近水一片白,印下身後一串串零亂的腳丫。四季之花,絢爛多姿,但怎及得
我心中那一朵潔白無暇的雪花。那紛飛的蝶兒,自由的飛來,又自由的飛去。用一襲的白色
漂染了天,漂染了地,滌蕩了天地間的塵埃,淨化了大千世界裡芸芸眾生。我們抵不過晶瑩
世界的誘惑,情不自禁地與晶瑩的雪共吟,與潔白的小精靈共舞!茅草屋懸下的冰棱是我們
的武器,村口池塘是我們的溜冰賽道,山坡上那遺留的野兔爪印是我們分兵圍攻的信號,房
前屋後的雪人是我們的藝術品,當然,那聲聲小女孩哭泣聲是某個雪球的惡作劇……

那些冰天雪地的記憶,在一個又一個暖冬之後淡忘。終於,我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見過電
視裡穿一件衣服過冬的人。走過了四季,嘗遍了冷暖,身邊卻已沒有了那群一起奔跑的夥伴
,而一起圍在火爐旁的爸爸媽媽早已斑白了頭髮。看著妻子懷裡小女兒,小生命安恬熟睡,
你有一個什麼樣的夢呢?

哦,明天是要下雪了!

創作者介紹

萬裏風煙接素秋

antoin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